法籍华人夫妻疑吃退烧药登机 同机乘客:机上7人发热


如今,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到了老人是疫情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人群。各国卫生部门对养老机构严防死守,并要求民众不要去探望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因为正如意大利的经历所显示,一旦病毒传播到老年人当中,大量的老年病患将迅速挤兑卫生系统,并造成更加高的死亡率。

“意大利的高死亡率主要是因为年龄。早期数据显示,病亡者的平均年龄高达81岁。”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专家张作风教授对澎湃新闻说。

此外,在意大利推广全面检测还受到政治因素的干预。在疫情暴发初期,伦巴第大区曾要求在北部实施全面大范围检测和追踪,但遭到政治立场不同的中央政府反对。

【海外网3月28日|战疫全时区】据日本放送协会(NHK)28日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和各地政府当天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28日新增7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日本国内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602例(包括乘坐日本政府包机回到日本国内的14人)。

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两个地理邻近,且同样有着严重疫情的国家的死亡率截然不同?在统计数字的背后,有哪些因素值得全球各国反思和学习,最终一起打赢这场全球抗疫战。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3月26日发布的最新一版欧洲疫情评估报告中指出,对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初步分析显示,这些国家中60岁及以上患者的死亡风险和死亡人数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增加。在住院病例中,15%的病例患有严重基础疾病,其中老年人的病死率更高。

据悉,确诊病例中包括64例死亡病例,包括在国内感染的54人,以及“钻石公主”号邮轮的乘客10人。记者从泉州市疫情应急指挥部了解到,近期,一名福建泉州鲤城籍女子黄某玲因未主动报备境外入泉(泉州)行程轨迹、拒不接受集中医学观察,违反境外入泉人员健康管理规定,泉州丰泽警方将对其进行查处。

更重要的是,德国较早就开始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这意味着确诊病例的总数可能比其他国家更准确地描述了病毒在本国的传播情况。

相较之下,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有82%的病例在60岁以下。